星期三, 十二月 10, 2008

陈氏家族

不懂你们有没有看“东山飘雨西关晴”这一部港剧。
我个人觉得这是一部蛮不错的戏,有机会不妨看看。
为什么突然会提到这一部戏呢?
因为当我在看这一部戏时,觉得里边有很多情景跟我家族的处境一样。
当然,我家族没有那么封建独裁,但也看到许多很传统的做法与思想。
接下来要为大家介绍许多的人物,主角将会是我的祖父(称之阿公)。
这故事会有点长,但我觉得是值得与大家分享的。

我出生于一个我觉得大的家庭。
我有五个伯伯,两个叔叔,两个姑姑,十六个堂姐哥,加上各自的家庭成员,就很多人了。
小时候最烦人的就是春节的时候,因为有太多的亲戚要称呼,甚至是一些我认不得的。
我家族的主梁当然是阿公。
阿公年轻时就越海下南洋,到槟城这地方来。
所以我知道我的阿公是来自“中国-厦门市-福建省-惠安县-螺阳镇-东风村-后厝”。
年轻时帮人家打了很多分的工作,凑了一些的钱。
在一次机缘之下,顶了一间由他老板经营的印务小生意来做。
并取名“大成印务公司”,后来转为“大成印务有限公司”。
这间老字号至今仍旧存在,只不过经过了整六十年的洗礼,人事全非了。
我阿公不是什么大企业家,但也因为他的刻苦耐劳而养活了很多人。
大成印务公司最风光的的时候是在八九十年代,当时这宝号很多老街坊都知道,身边也有一些朋友的父母原来也是帮我阿公打过工的,而现时槟城许多印务界商号的创办人与负责人,都是我阿公的徒弟,曾是我阿公的员工。他们在学会了一些经验后,自创门户,而我阿公也很慷慨的帮助他们,比如帮他们承印物品,再让他们转卖给自己的客人。而当我比较懂事时,我知道公司的业绩遍布马来西亚半岛各地,曾是最大的日历承印商之一。

大伯是负责槟威两地之外的帐目与销售;
二伯和小姑负责排版与生产部;
三伯负责门市生意与顾客招待;
四伯负责机械部生产;
五伯负责货仓管理与生产好的货品;
我爸则负责槟威两地的账目,销售与货物运输等。
许多老街坊都对我阿公说:“好羡慕你有一群可以那么打拼的孩子,生意都被打理得那么好!”
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与时代的变迁,公司的生意就没以往日子的那么好,尤其是失去了我阿公,大伯与我爸这三位重要的人物之后,可以赚取的利润少了许多。

在“东山飘雨西关晴”里面看见的期货买卖,我在小时候就听过爸爸他们提起。
就好像买股票一样,但我阿公他们买卖的不是股票,而是材,盐,糖,米,面粉等的东西。
观察市场的走向过后,再脱手赚取盈利。但我想现在应该很少人玩这买卖了吧。
阿公赚了钱之后,就成立“大众企业有限公司”,涉足橡胶,果园,购买房地产等。
而阿公最大到第六的儿子(就是我爸),一个姑姑都在公司里帮忙。
七叔是一间上市公司的总会计师;小叔长期定居美国,曾任多间公司的顾问,近两年回来了,但还是以上网的方式帮美国的公司做工。
只要是在公司里效劳的孩子,都会享有很好的福利。
除了一份薪水之外,家里的米盐醋等都可以到祖家去拿。
更好的是,只要是想读和能读的孙子,阿公都会承担全部学费,要出国留学的还有生活费可以领取。所以我大多数的堂姐哥都喝过洋墨水。所以以前常常听到有哪一个堂哥又出国了,有哪一个堂姐又学成归来了。
最早出国的是我七叔,他到英国去读会计学硕士和博士学位。但在还没领到博士学位前就在那边结婚,然后放弃了。这一件事气爆了阿公,也成了我们警惕的教训。

当阿公在槟城赚了一些钱过后,他就回到他的故乡去购买一块地,然后建一间拥有整十多二十间房间的房子,取名为“文栋楼”,然后送给了还留在故乡的哥哥。
可是你们知道为什么这一间屋子要准备到那么多房间吗?
因为阿公说这边如果有一天排华,“马同学”赶尽杀绝的时候,我们可以回去那边住。
其实他还想得挺周到的,哈哈!

我阿公也是什么“槟城福商工会”的会员,是不是理事我不是很清楚。
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生意人公会的会员。
我最清楚的是,我阿公是槟城陈氏颖川堂几十年的财政。
常常要出席宗亲聚会,开会等。也有跟像是已故陈火炎先生,陈国平先生等人聚餐的时候。
那天我去陈氏颖川堂时,看见五六年前他们的合照还高挂在墙上。但照中人有许多已不在人世。

我阿公是一个不多话的人。
所以小时候很害怕他的,很多时候都不敢接近他,总觉得他好像很凶酱。
后来才发现原来阿公是一个很慈祥的老人家。
每次遇到阿公他都会问我读书读到怎样了。
他很好料的是完全记得全部孙子几时要考政府考试,谁拿了几个A,谁几时毕业等。
由此可见他是多么的注重我们的教育。
还记得他对一个堂哥说的话:“你不能读就快点回来,不要浪费时间金钱,留给你的表弟妹们把!”
但最后堂哥还是学成归来,但花了多一些时间。所以我之前也不懂我有这么一位的堂哥,哈哈!
也有好几次跟阿公去旅行,我鼓起勇气去牵他的手。
阿公拍拍了我的手,笑笑说很好,很好。
这一个记忆我依然记得很清晰。

每一年大年初一,阿公就会坐在客厅里等待全部人的到来拜年。
而红包早在新年三天前就拿到了,几十年都是他的全部孙子一百,媳妇两百,儿子女儿三百。
而且还有另外给的买新年衣津贴,数目也是跟红包一样的。
每一年的年初三阿公都一定会在餐厅摆座,所以全部的家庭成员都会从各地回来吃这一顿饭。
而也是人数最齐全的一次,因为嫁出去的都可以回来了。
祖家里也会看到哪一个孙子,那一个女婿送来的礼篮等,很夸张的。

2005年阿公逝世时,我们算是为他风光大葬吧!
我记得那时我们还请交警为他封路/开路,确保灵车经过的地方都是没车阻碍到,也不会遇上大堵车的。还记得那时祖母很伤心地说了,他走了哦。。。
那时我在考试期间,但知道他不行后就一直陪在他身旁,直到断气。
头七后整理阿公的房间时,他们发现橱里收了很多的现金,感人的是阿公在世时,已经静悄悄的偷买了九枚的戒指,准备留给我爸把他们当纪念物的!
阿公不在后也还好全部孩子风平浪静的继承了他所有的产业。
接着2006年我大伯也走了。
2007年就轮到了我爸爸。
而陈家曾经风光一时的故事,也随着他们的离开而慢慢划上句号,永远记载在我心中与笔下。

p/s:有来过我家的人应该有看到我家客厅的墙上,有挂着一对照片,那就是我祖父与祖母的照片。
(所有伯伯,叔叔,姑姑的家的客厅都有挂的)

4 条评论:

  1. 你家都好像我家~不一样的是我祖父虽然是白手起家,可是他在中国那已经是环境不错了才作跨国生意,然后认识了我小祖母,所以我家比你家大很多,新年时是我最怕的时候因为怕叫错。不过我们从来没有人到齐一起吃顿团圆饭,因为还有姑姑和伯伯还在中国。我爷爷也好像你爷爷那样有个洁净三十多间房的屋子。可是我都没看过我爷爷~我只知道我们的祖屋在中国福建安溪,然后爷爷很棒的成年往事而已,其余就不知道了!有点失败,不过我跟你一样是我也姓陈(颖川),可能你爷爷也认识我爷爷呢,这世界很小的。哈哈哈~
    我在怀疑是不是姓陈的家族都很大哈哈哈~

    回复删除
  2. 感动。


    一个大家族的故事。


    大成印务有限公司。


    对了,我也姓陈。

    回复删除
  3. to xasic:
    哈哈,以往都听说姓陈的家族都很大的,我也不懂是不是。。。你爷爷做跨国生意的,我们应该是不认识了啦,哈哈!

    to kev:
    还记得以前还帮你承印过物品,哈哈!

    回复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