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九月 11, 2008

痛苦人生

今天很不习惯地要去上早课。
补上Organization Behavior,早上九点到十二点。
课程还不错的,没有打瞌睡的感觉,呵呵。
上了课本来说要跟同学一起看电影的,可是很多电影他们都看了(应该是全部),没办法啦,我都已经一个月没进到戏院了。
结果他们说要去唱歌,就跟他们去Redbox,唱到三点。值得一提的是,我吃到了超级难吃的鹿肉,简直破坏了我对它的好印象。

回到家当然是睡觉。
然后一如往常的载了姐姐放工,再去探望志腾。
昨天跟福庆通了电话,我告诉了他志腾的情绪不稳定,需要他来帮帮忙。
今天我们就差不多时间到医院了。
他情绪真的很糟。
一直说没有医生和护士要管他了,他没得医了,可以死了。
然后一直绝食,我和他妈妈,妹妹与福庆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成功说服他吃一点点东西。
他说吃了都不会好了,吃来做什么?
他一直说全身尤其是肩膀很痛,痛不欲生。而医生什么都没做。
其实医生叫他回家的,但为了方便洗他伤口,他妈妈叫他留院咯。
他说很辛苦,早上睡醒就打止痛针,打了又昏昏欲睡,过后醒了又打,打了又昏昏欲睡,就这样过一天,一没打就痛到不行。但基于肾功能不好,一天顶多可以打三支止痛针而已。
其实应该是因为他之前太过度依赖药物,现在变成副作用,导致他全身疼痛,但如果又再用药,那嘛一直循环不停?
而且医生说他没事的。再加上他长期没动到,造成了胫骨硬化吧。
我们说了很久他才肯听我们的。我们猜想这过渡期至少还要两三个月,就是说还要痛那么久。
或许等药物的副作用减少后,他不会那么痛苦吧。其实我们也不懂是不是副作用。
大家一起祈祷吧。

回家买了晚餐给家人吃后,载妈妈去婆婆家。
婆婆一直问我爸怎样了,我们还是告诉她好了,现在在家休养。
然后她又感慨说她行动不方便,没办法来探望他。
其实听到了这一些话,心是很刺痛的。
下个月就要满一年了,可是还是不很习惯没有了他的日子,回到家还是想要告诉他我今天怎样了,可是却不在了。

4 条评论:

  1. 看到你朋友痛苦,也觉得好无助,我想他有你这么一位关心他的朋友,他也感到安慰,病魔藏身斌不好受,祈求他能早日脱离病魔。人生也不是如此的痛苦,换个角度,也有许多东西值得回忆。

    回复删除
  2. 我刚才去看志腾了...
    他也是一直说整身都很痛...
    眼泛泪光说些很悲观的话..
    看了真的很心酸...
    希望他撑住啦!

    回复删除
  3. 我~~~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!
    给我时间吧~!

    回复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