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十月 25, 2008

不哭

昨天八点上完了课,就去探望了志腾。
我到时,他在接受着输血。
他的精神还不错。
不过说伤口很痛,是他这一生试过最痛的痛。
而且又一直在抽着,抽着。
我鼓起勇气问他一句话:“我可以翻开你的被单看看吗?”
他说随便。
我真的只看了一眼,因为那感觉很怪。
我看见了只剩下一半的腿。
其实真的没有想哭的感觉,只是眼泪掉了下来。

1 条评论: